[]  
今日导读
最新通知
外服E家亲
 
外服在线>>今日导读>>
上海早期公共沙龙及其他(二)

摘自《满纸烟岚》


  
   《满纸烟岚》张伟著 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7年8月版 24.00元
   
   
研究在沪俄侨的纪念册

   
    由于社会动荡,运动频繁,一些上世纪初发行的书籍已非常少见,其珍罕程度和一些明、清刻本相比已可说是差堪相似,至于一些在特殊背景下出版的书籍就更是如此了。1936年由上海斯罗沃出版社发行的大型纪念册《俄罗斯人在上海》就是这样一本稀见之书。
   
    据汪之成的《上海俄侨史》统计,20世纪初,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和中东铁路相继建成,上海俄侨人数显著增加,从1904年日俄战争至1914年一次大战爆发的10年间,上海公共租界的俄侨人数大体稳定在360人左右。而自1918年起,大批俄国难民蜂拥抵沪,至1930年左右,上海俄侨总数已有近2万人。俄侨当中真正有钱的贵族只是少数。大多数人到达上海时已沦为穷人,但他们中间却汇集了各行业的专业人员,以其熟练的技能和诚实的劳动而使租界当局各部门及许多外商企事业乐于雇佣他们。这些俄侨们终于熬了过来,在上海站稳了脚跟,并开始展示他们的才华。
   
    俄侨们大多生活在当时上海的法租界,聚居于今淮海路、瑞金二路一带,形成了东起重庆南路、西至陕西南路、南自复兴中路、北到巨鹿路的俄侨社区。当时仅霞飞路(今淮海路)一条街,俄侨们便开设了一百多家商店,其中有不少是著名店号,如以西点闻名的老大昌法兰西面包厂总店,上海第一家花园餐厅特卡琴科兄弟咖啡餐厅,把罗宋汤作为招牌菜的茹科夫餐厅,以皮货闻名的西比利亚皮货店霞飞路分店,以及最大的俄侨百货商店百灵洋行等等。霞飞路也因此成了仅次于商京路的上海第二条现代繁华大街,当时的很多上海人也确实将霞飞路称作“罗宋大马路”。与此同时,俄文报刊和俄侨图书馆、学校、教堂等也逐渐多了起来。那时,上海俄国总会每周定期举办一项名为“星星会”的社交活动;俄国人举办的芭蕾舞演出、歌剧音乐会、假面舞会、拳击比赛、圣诞晚会等等更是层出不穷,整个俄侨社区以霞飞路为中心洋溢着浓郁的俄罗斯氛围。
   
    《俄罗斯人在上海》这本书正是1937年前旅沪俄侨生活的全景记录。为了编辑这本大型纪念册,编撰者日加诺夫用去4年零9个月的时间,走访了16000多人次,拍摄到的照片达1600张之多。打开纪念册一页页浏览:霞飞路上的众多俄侨商店、礼查饭店里的别尔沙茨基五重奏乐队、在东华大戏院里演出的俄罗斯艺术团、荣膺“上海小姐”称号的俄罗斯美少女,以及为数众多的俄侨学校、医院、图书馆和礼拜堂等等,真正称得上是“上海俄罗斯人的众生相”。书中有些文献非常珍贵,如俄国著名歌唱家夏里亚宾1936年访问上海的记载,别处就难以看到;“一?二八”事变期间,各国武装在上海布防的情景,日本兵在虹口、闸北耀武扬威、烧抢掠夺的罪行以及中国军队的反击,书中有非常详细的反映和大量的图片,出自外国人之手,这一文献就显得格外难得。至于那张南京大戏院(今上海音乐厅)放映《泰山情侣》盛况的著名照片,至今仍是这家特级影院当年辉煌时代的最精彩的留影。
   
    《俄罗斯人在上海》由于其特殊的背景,当年主要在俄侨中发行、流传,华人及其机构极少有收藏,即使是一些大型图书馆也鲜有这本书的记录,以致专门研究上海史的专家中也有不少人从未目睹过此书,成为学术界的遗憾。 (待续)(编辑:Shannon)



“外服在线”所发布的文章内容仅供注册用户参阅,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作者的观点。


下一篇: 上海早期公共沙龙及其他(三)
上一篇: 上海早期公共沙龙及其他(一)